繁体 | English

 

亚博

|动态|
新闻热点  

通知公告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科研 > 教务动态

亚博_复旦投毒案嫌犯曾在目睹被害人喝毒水时装睡

发布时间:2019-11-10

11月27日9時30分,備受關注的複旦[大學 的拚音:dà xué]研究生投毒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被告人林森浩被指控以投毒方式故意殺害室友黃洋,除去休庭時間,庭審持續了7個多小時,直至18時15分才[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審判長宣布將擇日宣判〖亚博光仪〗。

[穿著 的英 文:wears]一件迷彩馬甲的林森浩被法警帶到被告席上時,一臉冷漠,沒什麽表情。一名旁聽的同學[感 的英 文:sense]到很驚訝:“他太冷靜了,也太可怕了■亚博军工城■。”

兩個多月前,林森浩剛剛在看守所裏[度 的拚音: dù][自己 的英 文:his]的27歲生日。本來,他[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在離家鄉汕頭很近的[中山 的拚音:Zhongshan]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裏[工作 的英 文:work],他的研究生室友黃洋應該繼續在複旦大學上海醫學院攻讀博士。而現在,黃洋的遺體[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在殯儀館躺了半年多,林森浩基本上沒有[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再回到家鄉了。

“我比較注重公平,黃洋就做不到”

7個多小時的庭審中,有近5個小時用於公訴人舉證以及被告人和辯護人質證,林森浩發言不多,[大多數 的英 文:most]由其辯護律師代為發表[意見 的拚音:yì jian]。控辯雙方對公訴人出具的大量證據的真實性和[有效 的拚音:yǒu xiào]性並無太多爭議,公訴人提供的證據大致描述出林森浩從起意到實施投毒直至黃洋死亡的全過程。

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起訴書指控,林森浩與黃洋均為複旦大學[學生 的拚音:xué sheng],居住在同一寢室內。林森浩因瑣事與黃洋不和,逐漸對黃懷恨在心。2013年3月底,林森浩決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殺害黃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從其實習過的複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影像醫學實驗室取得裝有劇毒化學品二甲基亞硝胺的試劑瓶和注射器,當日17時50分許,林森浩將劇毒化學品[全部 的英 文:all]注入宿舍內的飲水機中。4月1日[上午 的英 文:morning],黃洋從飲水機中接取並喝下已被注入了劇毒化學品的飲用水。之後,黃洋[發生 的英 文:occasionally occurred]嘔吐,去醫院治療。4月16日,黃洋經搶救無效死亡。經鑒定,黃洋符合生前因二甲基亞硝胺中毒致肝髒、腎髒等多器官損傷、功能衰竭而死亡。4月12日,林森浩經公安機關傳喚到案後,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實。

對於公訴人的指控,林森浩表示,“對投毒的事實沒有異議”,[但是 的拚音:dàn shì]認為指控中“因瑣事不合、決意殺害黃洋”不是事實。

林森浩在法庭上坦言,並非因為讀博、生活瑣事等原因投毒。從2011年8月起[成為 的拚音:chéng wéi]室友後,兩人關係一般,“不是特別鐵,他認為我沒有生活情調”。在林森浩眼中,黃洋是個很聰明的人,但有些自以為是,和自己的性格、價值觀有較大差異。但兩人並沒有直接的矛盾和[衝突 的拚音:chōng tū],隻是對他有點看不慣,“有[時候 的拚音:shí hou][我們 的拚音:wǒ men]也會聊聊理想”。

林森浩說,黃洋[喜歡 的英 文:enjoy]和同學開[玩笑 的英 文:joking],偶爾也和他開開玩笑,“但我並不是都能[接受 的英 文:accepted]”。當公訴人詢問其哪些玩笑不能接受時,林森浩表示自己記不得了,但又補充了一句,“我比較注重公平,對人對己的標準要一樣,黃洋就做不到”。

多個同學的證言顯示,黃洋曾經假借林森浩的名義批評同宿舍另外一個室友葛某不講衛生、亂扔東西,林森浩[知道 的拚音:zhī dao]後非常生氣。

公訴人還出示了一組證人證言。證言中透露,黃洋為人較為強勢、說話不[注意 的拚音:zhù yì]他人感受。他曾以開玩笑的方式評價林森浩生活細節,嫌棄林森浩小氣。[這些 的英 文:These][事情 的拚音:shì qing]被林森浩知道後,林森浩很不高興。不過林森浩對這些證言稱,每個人的看法都不同,他對黃某並沒什麽不滿。

葛某也是林森浩在中山大學時的本科同學,因為家在上海,所以並不是一直住在宿舍,經常會回家居住。在他眼裏,黃洋比較外向,也敢於直言評價同學,而林森浩則有點記仇,但很顧家,學習也不錯。三人關係比較微妙,但在外人看來,“最起碼表麵上還是很和諧的”。

林森浩的導師認為林很自我,和同學說話不注意方法,太直接。同學也證實,林森浩性格內向,平時和寢室同學交流不多。

“你要整別人,那我就整你一下”

“這可能隻是一個巧合”,在回答公訴人為何投毒的[問題 的拚音:wèn tí]時,林森浩的回答讓不少人吃了一驚。

林森浩回憶,3月30日晚上,他在對麵的413宿舍和同學聊天,黃洋也過來聊天,提到愚人節(4月1日)就要到了,要整一下同學,還舉了例子,把正在睡覺的人的腳放在溫水裏就會讓他尿床。“我當時就想,你要整別人,那我就整你一下”。

至於為何要投入二甲基亞硝胺,林森浩的解釋是以前聽說過別人用毒物害人的事情,還曾經看到過一篇關於清華大學投毒案(即朱令鉈中毒案——[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注)的報道,“後來也沒有查獲,我也沒有想後果,就做了。”

第二天(3月31日),林森浩[開始 的英 文:appeared]了行動。下午,林森浩兩次來到中山醫院11號樓204實驗室,借故要看看以前使用的實驗用品,向師兄呂某借了鑰匙,第[一次 的英 文:Once]呂某在場,林森浩確認了一下自己在2011年做實驗剩餘的二甲基亞硝胺還放在原來的[位置 的英 文:locates],但並沒有拿,“一是因為沒有[準備 的英 文:ready to]裝的東西,二是怕被呂某看到”;第二次呂某在另外一間實驗室,林森浩自己拿著204室的鑰匙並向呂某借了一個黃色的醫療廢棄物袋子,從204室的櫃子裏取出了裝有二甲基亞硝胺的瓶子及注射器,並放入黃色袋子裏,隨後帶回了宿舍。值得一提的是,在回宿舍前,林森浩還約了同學盛某[一起 的英 文:with]在食堂吃了晚飯,還是林刷的飯卡。

回到宿舍後,林森浩看到飲水機的水桶已經沒[有多少 的拚音:yǒu duō shǎo]水了,先是把水桶拿下來,但發現不方便投入毒物,於是就把水桶再放上飲水機,然後用左手把水桶傾斜,露出水芯,右手用注射器把二甲基亞硝胺注入飲水機。[由於 的英 文:Meanwhile]不小心邊上濺了幾滴,林森浩還用一瓶礦泉水衝了進去。至於一共倒了多少二甲基亞硝胺,林森浩一開始供述約20~30毫升,後經公安部門偵查實驗,應為約50毫升。

隨後,林森浩把裝有注射器的透明塑料袋扔在了宿舍樓的垃圾箱裏,把裝有二甲基亞硝胺瓶子的黃色袋子扔到了距離宿舍樓兩分多鍾路程的第二教學樓旁的一個垃圾箱裏,“因為[覺得 的英 文:felt]黃色袋子太顯眼”。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過程都被宿舍樓及校園裏的攝像頭[記錄 的英 文:Record]了下來。

回到宿舍後,林森浩開始在網上搜索二甲基亞硝胺的相關信息,[包括 的拚音:bāo kuò]以“二甲基亞硝胺 味道”“二甲基亞硝胺 中毒”等為關鍵詞,但他表示自己隻是大致瀏覽,對二甲基亞硝胺的毒性、“可致人死亡”等不是特別敏感,隻是覺得“可能黃洋會難受,但是沒有想到這麽嚴重的後果”。林森浩把這一點歸結為自己“性格不夠果斷”,“我覺得二甲基亞硝胺是黃色液體,也有濃烈味道,就讓它去吧。”林森浩沒有放棄。

當天21時40分左右,黃洋回到宿舍後,兩人並沒有交流,各自睡去,這種情況兩人也已習慣。

十多天中未采取任何補救措施

4月1日8時許,慘劇拉開了帷幕。林森浩供述,他在床上聽到黃洋起床的聲音,並且拿著自己的杯子去飲水機處接水,這是黃洋的習慣——每天早上起床空腹喝一杯水。

這時的林森浩還在裝睡,他聽到黃洋喝了一口水馬上嘔吐了出來,但他依然躺在床上沒動,“因為怕他問我”。隨後,林森浩聽到黃洋拿著水桶到洗手間去衝洗,正在這時,林的手機響了,一個同學約他到浦東辦點事情,林馬上借機[離開 的英 文:absence]了宿舍。

18時許,林森浩回到宿舍,發現黃洋躺在床上睡覺,於是就拿著[電腦 的英 文:computer]回到自己的科室,這時他開始有些慌張,又開始在網絡上查詢二甲基亞硝胺的相關信息,確認了該藥物對肝的損傷,但他依然沒有采取任何補救措施。23時50分,林森浩才回到宿舍,看到黃洋仍然躺在床上睡覺,隻是呻吟了兩聲,林森浩也沒有同黃進行交流,獨自睡去。

黃洋喝了飲水機裏的水[出現 的英 文:There]不適後,曾在[其他 的拚音:qí tā]同學陪同下赴中山醫院超聲科檢查。林森浩表示,作為實習醫師的他在為黃洋做B超時說,“你胃沒有問題,肝也沒有問題”,不過說完他就知道說多了。

林森浩說,在黃洋被送進重症監護室後,自己還有僥幸心理,認為黃洋不會死。“4月5日,我跟同學去看過他。當時他在我們重症監護病房,從玻璃窗看到他的表情很[自然 的拚音:zì rán]。我當時不敢跟他說話,同去的同學都跟他說話了。在路上,我說這是個病程,以後會好轉,這也是我的一個自我安慰。6日,我一個人去了醫院,碰到了他的父親和一個會診的醫生。8日我又去了,想去看他好轉沒有。”

此前,林森浩曾在大鼠上做過相關實驗,注射二甲基亞硝胺稀釋液,並撰寫、發表了多篇學術論文。當被問到為何沒有告知黃洋病因時,林森浩表示:“我認為黃洋這是一個病程。第一,當時我認為黃洋喝下去的劑量是很少的;第二,我實驗中的大多數大鼠並沒有死亡。”他說,自己做實驗的那些大鼠[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在20多天後自行修複,“生龍活虎”。

之前有新聞報道中所提到,黃洋的師兄孫某[收到 的拚音:shōu dào]對事件起關鍵性作用的神秘短信,其實是室友葛某發的。葛某的證詞顯示,葛某[感覺 的英 文:很爽]黃洋像中毒,就去看了病理資料,聯想到林之前做過類似的實驗,上網搜論文後,發現林寫過二甲基亞硝胺導致肝功能受損論文。發現之後打電話給孫師兄,讓他調查,孫問為什麽,這時候正好林回寢室,他就[隻能 的英 文:can only]發短信給孫。

黃洋發現水有異味後把飲水桶拿下放在桌子底下,葛某稱如果不是黃洋提醒他水有怪味,他也會喝飲水機裏的水。

願接受一切法律懲罰

二甲基亞硝胺究竟從何而來?公訴機關提供的證人證言中顯示,複旦大學上海醫學院影像醫學與校醫學專業博士研究生呂某某說,她於2011年從天津市化學試劑研究所購買了二甲基亞硝胺原液。當年實驗結束後,所剩試劑放置於複旦大學相關實驗室內,她與林森浩都知道該原液擺放的位置。

公訴人出具證據顯示,從3月6日起至投毒後,林森浩曾多次上網,以“二甲基亞硝酸胺”、“二甲基亞硝酸胺味道”、“二甲基亞硝酸胺中毒”、“毒物分析”、“司法鑒定[中心 的英 文:center]”等為關鍵詞,閱覽了百度知道、百度百科等相關頁麵。

公訴人在法庭辯論階段稱,林森浩作為一名成績優秀的在讀醫學研究生,他清楚地知道,二甲基亞硝胺超量注入將致人死亡。林森浩寫的多篇論文和碩士[畢業 的拚音:bì yè]論文中,對二甲基亞硝胺的毒性有著詳細的描述,充分[證明 的拚音:zhèng míng]林森浩主觀[希望 的英 文:hope]殺死黃洋。

公訴人認為,林森浩對犯罪後能逃脫法律懲處抱有僥幸心理。首先,校內沒有第3個人知道二甲基亞硝胺還存放在實驗室,二甲基亞硝胺致死的案例此前也很少見。此外,林和黃的矛盾在周圍的人看來,[都是 的英 文:All are]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一旦黃中毒,很難讓人聯想到林身上。這些有利條件和因素堅定了林實施投毒的信心。

公訴人在庭審上表示,故意殺人的犯罪事實是[成立 的拚音:chéng lì]的,證據確實充分,被告人林森浩應該承擔相應責任。

林森浩並沒有進行自我辯護。辯護人在陳述中表示,黃洋的死亡不是林森浩的主觀追求;林森浩在接受問詢時如實供述了犯罪事實和犯罪動機,依法應當從輕處罰。

雙方爭議的焦點是林森浩究竟是直接故意殺人還是間接故意殺人,林森浩的作案動機究竟是因為瑣事產生不和懷恨在心,還是僅僅想捉弄一下被害人,對林森浩的量刑究竟是應依法嚴懲還是從輕處罰?

辯護人舉例說,林森浩事後在網上查詢二甲基亞硝胺相關信息,公訴方認為是林在研究[如何 的拚音:rú hé]讓黃致死,而他的理解是林是由於害怕,最好希望黃別死。公訴方提出,由於黃洋被錄取為博士研究生基本不成問題,而林森浩沒有報考博士而產生嫉妒心理,辯護人則表示,林森浩已經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不存在嫉妒黃洋的心理。

林森浩在回答訴訟代理人疑問時表示,自身性格內向,對為人處世的方法缺少正確的[認識 的拚音:rèn shi];講話、做事不計後果,遇問題有逃避的習慣,這兩點是導致他犯下罪行的根源。

他在最後陳述時稱,在看守所裏這幾個月,一直在尋找自己的犯罪根源,自己的行為造成了黃洋的死亡以及對其家人的傷害,他感到罪孽深重並當庭表示對不起,同時他也表示對不起[父母 的英 文:Parental]近30年的養育之恩,願接受一切法律懲罰。

本報上海11月27日電

(複旦研究生投毒案一審開庭)

(編輯:SN048) 。


上一篇:80后贪腐干部被指更贪婪大胆 动辄贪污上百万元 下一篇:上海重点网站运行安全保障工作会议召开
#_# 部分地方政府试点官员财产公开被指昙花一现 #_# 中国北方大部将明显降温 局地降温达10度以上 #_# 我国时隔近20年再次房改 纠正重市场轻保障模式 #_# 西安金花路周边集中供暖或推迟(图) #_# 福建上个月报告人感染H7N9病例6例 #_# 环保部:少数地方尚未开展空气质量监测设备招标 #_# 上海重点网站运行安全保障工作会议召开 #_# 复旦投毒案嫌犯曾在目睹被害人喝毒水时装睡
河南省亚博第一中学

©2007-2019; Copyright.
老校区-地址:亚博金穗大道51号 电话:0373-5082653 传真:0373-5082653 邮编:453000
东校区-地址:亚博平原路东段 电话:0373-5056100 传真:0373-5056100 邮编:453002
南校区-地址:亚博丰华路南段 电话:0373-3552588 动态亚博
 
sitemap.xml